到谷底河里背水 来回一趟五小时

   2010/3/23 9:18:00     作者:网站管理员

摘要:早上8点,71岁的祝新文拄着一根拐杖,背着一个30升的水箱,一步一步地走下山,山腰子上有三口井,他要到那去挑水。白色的头发和粉色的上衣,在荒芜的梯田里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找寻了一圈,熊光文和舅妈还是空手而归。他说,要回去吃饱了饭才能下河去背水。 本报记者 郭现中 摄

    祝新文背起近50斤重的水桶走在回去的路上。本报记者 郭现中 摄

    熊光文小心翼翼掀开了盖在水眼上的石头,让他失望的是,里面渗出的水还不够装满一个水桶。 本报记者 郭现中 摄

    早上8点,71岁的祝新文拄着一根拐杖,背着一个30升的水箱,一步一步地走下山,山腰子上有三口井,他要到那去挑水。白色的头发和粉色的上衣,在荒芜的梯田里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祝新文是苗族人,住在贵州水城猴场乡。前半辈子是在山洞里度过的,去年年初,全村14户人家住进了政府新建的平房。新房子坐落在梨口岩,背靠大山面向天,通上了电,但没有通水。对于全村人的饮水主要是“靠天吃饭”,下雨的话积点水,可以用很久。但是,去年7月,他们收完田里的玉米之后,就没有下过一滴雨。土地变得荒芜,山里的三口井变成他们主要的用水来源。

    绕过层层叠叠的梯田,祝新文来到山腰子的一口井边,他的儿子儿媳和外甥已经早到。他放下水箱,移开井上的盖子,蹲下身子,用勺子舀起一瓢水。井很浅,水更浅,他的勺子几乎能碰到井底。他的动作很慢、很轻,大约舀了十勺之后,水已见底,他把勺里的野草捡出来,把最后小半勺水倒进水箱,盖上井盖。

    水箱太重,祝新文不能一下背起来。在外甥熊光文的帮助下,祝新文把水箱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,套上肩带,颤颤巍巍站了起来。他一语未发,弯着身子,背负水箱,沿着山路回家了。

    熊光文和他的舅舅、舅妈继续前行。他们说,今年天气干旱、用水紧张,有时候要凌晨三四点起床来背水。白天来的话,水就可能被挑光了,这时大家就分着用,让老人先用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来到第二口井边,打开一看,井里见底了。继续往山下走,第三口井里还有一些水,小熊让他舅舅先舀水,当装满1/3的水箱时,井也见底了。

    熊光文背着空水箱回家了,这对于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。他告诉记者,如果三口井都打不到水,就只能去谷底的河里去挑水,这一来一回就是五个小时。去谷底的路很难走,打满的水箱有60斤,没有吃早饭没有力气背回来,他决定打道回府,吃完午饭下午再去看看。

    小熊一家五口人,平均一天要用三箱水,他每天至少要背二次水。25岁的他,14岁就开始外出打工,听说家里缺水,老人没力气挑水,今年3月17号他就辞去浙江金华的工作,带着女朋友回家背水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的主食多半是玉米饭,而做玉米饭非常费水,洗、拌、蒸每一道环节都要用水,煮一次饭大约要用去20升的水,是一天用水量的1/4。

    小熊前天到山对面的集市买了十几斤青菜,1.2元/斤。家人吃了一小部分,其余的全部拿来做酸菜。今年家里经济紧张,青菜要花钱,米也要花钱,有些时候只能把自己的牲口卖了。

    山上的梯田,以前种些小麦和玉米,但是现在地太干了,种不了,都荒着。今年的玉米还是去年收获的,明年吃什么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记者一路跟着熊光文挑水,当他空手而归的时候,猴场乡乡政府的红色森林消防车停在了盘山公路上。中午11点,第一车水运来了,哗哗地倒入以前为修公路而建的水池里。







文章二维码分享


你是第  位访客  共  篇文章  关键字搜索    后台登陆